船底顶联A西A线徒步

发布于 11 天前  21 次阅读


  2019年下半年第一个重装;
  第四次上船底顶,第四条路线;
  这次的路上没啥风景,就山顶的一丢丢草坡还行;
  整体感觉就一个字,虐。

  行前对这次路线还是挺期待的,联山A线上山西坑窝A线下山,去年走过联山B线上山,差点抱石头睡觉了,挺刺激的哈。再一个,听说船底顶又在闹封山,貌似还挺真的,对于那些没有走过的线路再不去说不定以后真不让走了。然后行程就确定了。

  老胡这BT每次定出发时间都定在七点半左右,着实蛋疼,紧赶慢赶貌似可以赶到又貌似赶不到,十来分钟的出入,这次干脆计划请半天假算了。老规矩,周五晚上出发的话,周三做计划,周四买补给,这次打包就留在周五了,周五下午打个包、洗个澡、眯个觉,也是巴适的不得了。

  周六凌晨1点左右到达联山村登山口界碑那里,不知道是不是界碑,反正就是个碑。大家一致决议不下车搭帐篷了,就在车上眯几个小时早点出发,其实也睡不好,大家都睡了,环境很安静就显得翻身时衣服跟座椅的摩擦声特别响,然后恶性循环,你磨一下他擦一下那边响一下,整个人都是迷迷糊糊的。四点下车四点半开始上山,速度挺快的,搞得我想换条宽松的裤子都莫得机会,失误失误。

黄金大草坡

D1  4:33-18:41  联山村 - 三棵树 - 联A - 船底顶  历时14H,行程11.2KM

  我从黑夜中来,迎着曙光,走向光明,光明不灭昊天永存(不好意思,出戏了)

  这个时间出发体感很好,很舒服,只是路上有几个人掉沟里去了,但没什么大碍。有个大陡坡,去年爬的要死要活的,这天8点左右就轻松到顶了,成就感爆棚,心情大好。

  每次有小时光在队伍就会有福利,一背包的水果,不愧是背瓜小能手啊,笑。我觉得老胡可以叫背锅小能手,不对,背锅侠吧,经常背着他的那个高压锅,不管是腐败还是虐线、南方低海拔还是西北大雪山。下到溯溪口,哈密瓜已经切好了,这个季节的水特别凉,从水里面拿起来的哈密瓜,凉凉的甜甜的,跟冬天吃冰淇淋一样,倍儿爽。


  AB线分叉口,我是一点印象都木有。去年走B线,看来我真是被虐的不要不要的,靠着本能跟着队伍前进,不然这么大的溪口都没看见。个人感觉A线比B线要更虐一些,B线乱石坡很长但是溯溪路比较好走,A线乱石坡很短但是溯溪路很难走,石头太大爬的费劲,有的位置石头过大只好找路绕过去,走的很是艰难。乱石坡上面有好几条岔路容易走错,乱石坡顶上面有个小竹林我得吐槽一下。小竹林的小不是说林子小,是竹子小,到肩膀高度,然并卵,视野是开阔了可是脚下前后左右都一样的路,翻译过来就是莫德路,横冲直撞啊有木有,我感觉自己像个二哈似的,向着前方就闯过去了,一直闯到天黑开头灯继续闯。

  后队9个人,出了小竹林后我带着5个人继续上草坡,留着老胡那大BT带着两个妹子继续钻林子,笑。说他大BT除了众所周知的外,他那背包我一只手还提不起来,乱石坡翻一个大石头的时候,我用了三趟才把他肩上背的和手里提的给接上来,他再自己爬上来,他那背包像个百宝箱似的,啥都有,菜板、菜刀、高压锅、炉子、米、肉、菜、老干妈、乾坤大捞勺等等,自己的别人的,吃的喝的睡的。。。

  

  山顶的晚餐非常奈斯。火锅搞起来,腊味饭来两锅,腊肉腊肠花生米下酒,最后煮面条的火腿肠都给炒了下酒,号称要将带上来的食物全部干掉,然后掀锅散伙,笑。热热闹闹挺好玩的,虽然吃了两个多小时都没吃饱,但是徒步登山图的啥,此时此刻也是一种享受。然后我发现啊,带酒的人真不少,4种酒,貌似女生也有带酒的,喝了小二两,不敢多喝。

 

D2  7:21-19:43  船底顶 – 西A – 三棵树 – 联山村 历时12H,行程13.3KM

  昨天路上没啥风景,今天风景还不错,日出剪影、黄金大草坡、远方的层峦叠嶂,再加上清晨特有的冷色调,登高望远,对面就像是一幅巨大的泼墨山水画卷。

  早上5点起来准备收拾东西,可是露水太重了,此时老胡的粥好像煮好了,大赞。吃完早餐就去拍照,这个必须有,拍月亮、拍流星(灰机)、拍日出前剪影、拍日出、拍国旗凹造型、拍大合照,可惜了老胡没有拍成他的裸照,太TM冷了。

  望顶营地左转进入西坑窝方向,几个大草坡非常漂亮,很适合拍背影。黄金大草坡下去以后有坑,真的有坑,好深的坑,据说以前挖黄金的,笑。路线确实很坑,走的人少了,路迹不明显,一路钻树林跳石头,有人崴脚有人抽筋,我的两只胳膊被划伤了七八条口子,最重要的是没有水源补给,直到下降到西坑窝AB线汇合的地方才看到水源,此地海拔530米,也就是说下降1000米才有水源,这是个天坑。

  这两天我基本都在最后面收尾,有两个女孩子走的挺慢,但是我还挺佩服她们的。走的慢这个是可以练的,重要的是途中没有任何抱怨,没有说要放弃的话,坚持着一路向前,有几次都想采访一下她们是啥支撑着这股子劲?这两个女孩子走的慢有两个很重要的原因,一个是平衡能力欠缺,特别是跳石头的时候很明显,一个是找路的意识有待提高,经常会不知道哪里落脚,后面下大乱石坡的时候我得走前面五六米带路才好点,不过这些都是可以练习的,不是大问题。

  收尾收到后面小半段收到一个伤号,自称此次受伤让她的一世英名尽毁,笑。有人帮着背包、有人帮着抗水袋、有人还准备搀扶着她走来着,尽管她拒绝了虾米的搀扶。

  走到三棵树的时候天基本上开始黑了。这趟行程,联山村到三棵树这段,真的是黑里来夜里去啊,走了个来回也没看见个全貌,不知道它会不会感觉委屈。走这段路我非常想念冰阔乐,一个是山下有并且已经有了,一个是喝了两天葡萄糖粉剂泡水,嘴里味道有点腻,想念冰阔乐的味道,想念喝了阔乐后打个嗝的感觉,笑。

  差不多8点钟车子开始往回开,山底腐败聚餐泡汤了,没吃成老胡说的鸡子鸭子,可惜了,不过在服务区吃饭的时候整了个大鸡腿,嗯,本次活动我吃鸡了,笑。凌晨零点半到达深圳北,本次行程圆满结束。

  在车上发现老胡的微信步数比我多1万步,麦子比我多5千步,我就震惊了咯。老胡自称早上做饭忙来忙去走了很多步,1万步在平地上面差不多有六七公里,嗯,我相信是我的腿比较长,此时应该附上那张把老胡拍成一米二的照片,笑。

  联A西A线是一次挑战,已经成功完成,据说这个是船底顶第二虐的路线。后面,广东三大顶级重装路线,有机会也要去尝试尝试。


心之所向,素履而往,生如逆旅,一苇以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