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自由的一点想法记录

发布于 2019-10-12  36 次阅读


  说到自由,我们可能都会想到那首传播度很广的诗,“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不知道是谁写的,因为涉及原文和翻译,我也懒得去探究这个问题,不过这首诗将自由提到极高的高度,比生命还高,很多人也认同这个观点,尤其是在自己的自由受到限制的时候。

  什么是自由,直白的理解是脱离束缚约束。不知道有没有绝对的自由,想来是没有的,我个人认为自由都是相对的,不管是言论还是行为等等。

  说到相对这个问题,想到物理学上面的一些概念。比如速度100码,是相对地球而言,需要假设地球不动不然这个数据没有意义;比如身高2米,也是个相对的数据,因为这个公认的1米长度也是人们定义出来,测量标准的实物在那里放着在。

  同样,说自由是相对的,因为我们谈论自由的时候,如果不考虑提前做的假设,即那些约束条件,那么这个自由的概念是虚假的没有意义的。

  至于约束条件,行为规范、法律法规、道德情感、宗教信仰等等给我们设定的红线,这个红线也并不是固定不变的。在假设我们不去触碰这些红线的前提下,说我们是自由的才有意义,套用不知道谁说的那句话,脱离了红线谈自由都是在耍流氓,笑。

  现在很火的一个词“言论自由”,关于这个词有几点想谈一谈。

  一个是,说到言论自由的时候我们不能抛开那些红线,不然就是在耍流氓,笑。在国内,我们谈论敏感性政治话题的时候都会有些限制,这个就是我们国家的国情给我们设置的一条红线。不去触碰这条红线的情况,我们的言论也是自由的,上面说到了,本来就是一个相对的概念。至于这个红线为何、如何设置的,度怎么去把握,我不是专业的也没兴趣去研究,没那资格去谈论,妄论只会徒增笑话。

  一个是,很多国家或者地区都有多种多样的红线。这个多样性大多体现在文化的不同上面,因为文化的不同会导致不同地区在同一件事情上面有不同的认知和情感,并影响到当地现实社会的走向。比如在美国你不能发表对黑人的种族歧视类言论,在德国不能发表对纳粹的支持类言论,在宗教信仰地区不能发表侮辱当地宗教信仰支持其他宗教信仰之类的言论;对个人也是一样,不能当着你的面发表辱及你父母亲人的言论,不能当着你的面发表揭你短的言论。等等很多。

  一个是,关于五十步笑百步的故事。这个故事很多人应该都不陌生,我自己第一次听到是在小学五年级的课堂上面,语文老师拿来批评一个同学的时候讲的,不知道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笑。既然大家都有些红线在那里,那么我笑话你们没有言论自由的时候,其实就是一种五十步笑百步的情况。

  题外话,本来想说“笑话甚至指责你们没有言论自由的时候”的,但想想“指责”这个词不妥,不管我们是在同一个团队、同一个国家、同一个地球啥的,只要不是上下级的关系好像都不能用指责这个词,我没有资格指责你什么方面不对。

  一个是,诡辩。说到诡辩这个词啊,既可爱又可恨,它具有无穷的魅力,是一种智慧的体现,可是又很容易让人坠落深渊难以把握。中国厚重的文化底蕴把这个词也是演绎的生动与淋漓,说到底它是一种技能,现在众知的公关谈判中运用的比较多。当别人用我们没有言论自由攻击我们或者用自己有言论自由来为自己辩护的时候,在我看来就是诡辩。诡辩用的好,很容易带领节奏,比如攻击我们没有言论自由,我们因为国情和文化的原因,第一个心理反应很可能是想到我们确实没有言论自由,然后没有底气去辩护,这时候我们就是被带了节奏。假如这个时候能够想到“诡辩”这个词,虽然可能不会让你赢得辩论,但起码从情感上面能够好受些。因为对方标榜的言论自由他自己也不一定拥有,就像前面说的,很多地区因各种原因都有不同的红线,这样的攻击就像是五十步笑百步,笑一笑就好了。用来为自己辩护也是同理。

  自由是相对的,这个想法其实一直都有,但是没有仔细去思考过,因为自己比较懒。绝对的自由想来是没有的,因为那样太可怕了,那样的世界将会是非常混乱的,文明社会之所以文明是因为大家都遵循一定的游戏规则,不管是强制性的还是自发性的,在这些约束条件下我们是自由的,只是有些约束不太明显而已但它存在。

  以上这些呢,写下来记录一下自己此时的想法,不一定对,以后思想更加成熟了再改。

  个人的一点想法,不代表对任何人、事、物的评价,如果有人不经意看到这篇文字,笑一笑就好。


心之所向,素履而往,生如逆旅,一苇以航。